主页 > 调查研究 >

吉林司法改革系列报道③ 电子法院全程留痕

    文章来源:   更新时间:2017-01-04 19:21

不久前,姜珍林改变了自己的一个习惯。

在吉林省梅河口市人民法院海龙法庭担任审判员的姜珍林,现在总要把工作服备好放在法庭,只要上班便立即换好工作服,绝对不容许有半点疏忽。

姜珍林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自从院里建起电子法院,整个庭审的音像资料都要录入数据库,所以做为一名法官,要格外在意自己的语言和行为的规范性,尤其是司法礼仪。”

姜珍林的变化折射出梅河口法院司法改革的一个侧影。近段时间以来,随着改革工作的不断推进,法官员额制、审判责任制等改革内容逐步落实,梅河口法院办案效率和办案质量等方面都有显著提升。

员额制促进结构优化

让姜珍林觉得跟以前不一样的,还有她身份的变化。

改革前,姜珍林只是梅河口法院海龙法庭一名普通法官,现在她有了一个新身份——员额内法官。

能够成功入选员额,一度让姜珍林激动不已。作为审判一线的新兵,她是目前全院法官中年纪最小的一个。这样的结果让她感受到院党组和同事们对自己工作成绩的认可,干劲比以前更足了。

梅河口法院院长李军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法官员额制关乎每一名具有法官身份人员的切身利益,如果处理不好,很可能挫伤士气甚至直接影响改革的成败;如果处理得当,则意味着在司法改革进程中成功走出关键一步,也将充分调动起每一名工作人员的工作热情,进而推动改革成功稳步向前发展。

为此,梅河口法院紧抓员额选任这一首要环节,严格规范选任程序,先后制定法官入额选任实施办法、笔试考务规则和面试实施细则多个文件,以确保选任工作公平公正。在此基础上,还结合梅河口法院实际情况,兼顾到每个人的实际利益,以实现改革的平稳过渡。

改革前,梅河口法院有77人具有法官身份,经过省法官遴选委员会审批后,产生员额内法官43名。年龄结构上,30岁以下8人,31岁至40岁7人,41岁至50岁21人,51岁至55岁7人,年龄结构优化;学历结构上,本科学历15人,研究生学历3人,学历层次提高;任职情况上,院级领导4人,庭长、副庭长20人,一般法官19人,各业务庭庭长、副庭长均选入员额,办案力量进一步增强。

谈及法官人员构成上的这种变化,李军充满信心地说:“事实上,一支精英化法官团队已经在我院构建起来。”

同样让李军津津乐道的,还有管理体制改革的顺利推进。

据李军介绍,像梅河口法院这样的基层法院,改革前人员、经费等管理权都归地方。而改革后,省内所有基层法院的人事管理权,都由省委组织部统一管理,财政都由省财政厅直接编制预算。

李军认为,这样一来,法院的人财物由省级统筹安排部署,为法院审判和执行工作提供了更加有效的组织保障,也促进法院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

责任制助推效率提升

与员额制改革同步推进的,还有办案责任制的落实。

按照以案定人、案件数量与法官人数基本相适应的原则,梅河口法院合理调整案件量和人员配备,抽调39名员额内法官组成13个合议庭,每个合议庭包括3名法官,由一名审判长和两名合议法官组成。

审判组织不断健全,审判权责得以进一步明晰。

据李军介绍,以往办案实行三级审批,一个法庭的法官写完判决书,需要经过庭长审核签字,再交由院里分管领导签字确认,一趟流程走下来,效率十分低下。

改革后,梅河口法院将裁判文书签发权下放,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规定由独任法官签发;合议庭承办的案件,由具有文书签发权的审判长签发,真正实现了“由审理者裁判”。

李军说:“裁判者承担裁判责任,辅助人员承担辅助责任,权责清单十分明确,办案效率随之明显提升。”

这种变化,梅河口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田硕是有切身感受的。

田硕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改革前办案很少能够走简易程序,案件积累情况比较严重。现在落实了责任制简化了程序,一些危险驾驶、交通肇事赔偿等案情简单的案件,基本都可以走简易程序,办案效率大幅提升。

田硕刚刚办理完一起盗窃案,由于启动简易程序,案件当庭进行了宣判,而这样的情况此前从未在她身边发生过。

姜珍林专门做过数据统计,以她所在的海龙法庭为样本,截至今年11月19日,共受理案件659件,审结513件,结案率为80.73%;而2014年同期受理案件685件,审结490件,结案率为71.53%。姜珍林本人承办案件已达190件,结案173件,收结案分别同比上升15和17个百分点。整个梅河口法院员额内法官收、结案数,分别同比上升10至20个百分点。

责任制落实后,大家办案更加认真,梅河口法院的办案质量自然上了一个新台阶。

姜珍林现在的感受是:“毕竟原来会有领导签字审批给我们把关兜底,现在责任完全落实到个人,谁还能不上心呢?”

那么,法官们会不会因为有压力,办起案来反而“畏手畏脚”呢?

李军认为并不存在这种情况。因为进入员额的法官办案能力都很强,以前层级审批,如同“戴着镣铐跳舞”,限制了法官的手脚,现在正好给他们搭建起一个充分施展拳脚的舞台。

李军颇为自信地说:“事实也证明,很多法官已经变压力为动力,工作积极性比原来更高了。”

信息化推动公正透明

6月19日,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启动国内首家省级电子法院。开通运行后,当事人及诉讼参与人在不到院的情况下,即可以通过互联网办理诉讼业务,为当事人和诉讼参与人节省了大量往返法院的时间和费用。

吉林电子法院上线不久,全省93个法院开始全面推广并深度应用。梅河口法院正是其中之一。

信息化建设是改革的一大助推器。深谙这一要义的李军积极倡导电子法院建设并重点推动落实,如今各项相关工作的运转已经颇为成熟。

梅河口法院审管办主任刘迎春不无骄傲地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从梅河口法院8月正式推广电子法院至今,共有241起案件通过网上进行立案,为诉讼当事人及其代理律师提供了较大便利。

刘迎春说:“梅河口法院还在3个派出法庭建立了‘云会议室’,实现庭审画面同步传输,只要被告人同意应诉,即使其不在本地,法官也可以通过同步传输的被告人影像和声音审理案件。”

梅河口法院政治处主任王亚军注意到,随着法院信息化建设的稳步推进,裁判文书、审判流程、执行信息网上公开全面落实到位,当事人可以更加及时快速地了解相关案件的处理进度。

据了解,已有多个案件当事人体会到这一变化带来的利好,并反馈给法官,反映出执法透明度和公信力有了较大提升。

王亚军说:“院里现在推开了电脑随机分案,由于随机分配的不确定性,让那些想走后门‘找人’办案的人根本‘摸不着门’,想插手案件的法官无从下手,极大地杜绝了关系案、人情案的出现。”

在信息化的推动下,梅河口法院的整体工作效率有了较大提升。

李军用查询银行存款为例做了一个对比,以前需要法院的工作人员亲自跑到银行窗口办理,一天下来能跑上六七家银行已经很不错了;现在通过网上查询方式,最快5分钟就能办完一个查询,一天查询几十件都没有问题,而且能做到随时查询、随时出结果。

更加让李军感到欣慰的是,通过网上办案实现全程留痕,电子法院促进办案责任制的进一步落实。

对于姜珍林而言,电子法院建设不断增强了她的办案责任感。

姜珍林不无感慨地说:“裁判文书网上公开后,我就已经格外认真,以前还可能想着偷点懒,现在写起裁判文书来特别仔细,生怕万一出点错挂到网上后会被人笑话。加上现在几乎每一步办案程序都有网上记录,就更加马虎不得了,这种外在压力其实也是一种动力,敦促我们更加严格地履行自身职责。”

改革后的每一点变化,都深深触动着李军。作为梅河口法院的带头人,他为这次改革付出了太多心血与精力。不过眼看着改革目标一步步落实到位,办案效率和质量有了明显提升,李军觉得,自己吃再多的苦都值得。





文章编辑:admin【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