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调查研究 >

吉林司法改革系列报道① “备好课”司改无杂

    文章来源:   更新时间:2017-01-04 19:21

编者按

吉林省作为中央确定的首批司法体制改革试点省份之一,不折不扣地落实中央部署,在完善司法人员分类管理制度、完善司法责任制、健全司法人员职业保障制度、推动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等重点改革任务上取得重大突破,力度大、步子稳、效果好。

从今天起,本报政法·司法版推出“吉林司法改革”系列报道,反映吉林法检一线改革者的心声以及司法改革带来的新变化,敬请关注。

最近一段时间,吉林省敦化林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史善斌和通化铁路运输检察院检察长张成名很累,却又很兴奋。

史善斌和张成名都为司法改革推进工作操碎了心,不过只要一想到自己正在亲历这次不同寻常的改革,两人的心里就都比吃了蜜还甜。

长期以来,由于林业检察和铁路检察队伍相对特殊的管理体制和业务范畴,使其往往有别于一般检察队伍,甚至有人将自己的工作戏称为“非主流”;而此次吉林省检察系统的司法改革,作为一次全面而彻底的改革,林业检察和铁路检察队伍同步获得了“主流”待遇。

积极参与改革的热情加上提前充分的准备工作,使得敦化林区检察院和通化铁路检察院的改革一路走来畅通无阻。如今,这两个检察院的改革工作都已基本落实到位,改革成效也开始初步显现。

平稳过渡没有杂音

还有半年多时间,在通化铁路检察院工作大半辈子的检察员丁俊峰就要退休了。即便如此,至今他仍坚持工作在办案一线,甚至还常和院里的年轻人一起出差办案。

事实上,因为没能在这次改革中入选员额检察官,如今丁俊峰已经没有了检察官身份,他所从事的只是一些辅助办案工作。

但在丁俊峰看来,能够继续参与办案,从事自己所钟爱的工作,就已经足够了。

“员额检察官指标并不充裕,我的退出还能给年轻人多一个机会,何乐不为呢?”丁俊峰如是说。

其实,像丁俊峰这样积极配合改革的人不在少数,通化铁路检察院副检察长徐延龙同样主动让出了员额检察官指标并继续努力工作着,采访当天距离他退休只有短短5天时间。

正是这一点让张成名十分引以为豪,员额制的落实由于会触及到绝大多数人的实际利益,因此被公认为是改革中的一大难点,但通化铁路检察院整个改革工作推进下来,至今没有出现一个杂音,可以说较好地实现了平稳过渡。

除员额制落实到位以外,通化铁路检察院还重新设置了刑事检察部等5个内设机构,实行扁平化管理;进一步完善检察管理和运行机制,下发《通化铁路运输检察院各部门职责清单(试行)》等多个责权清单,大力推进检察官办案责任制,努力将各项检察工作落实到人。

相比于通化铁路检察院,敦化林区检察院的改革面临着较为复杂的背景环境。作为一个两年前刚由延边地区原有3个林业检察院合并起来的大院,敦化林区检察院的机构人员情况复杂,改革难度也随之增大,甚至作为其上级单位的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延边林区分院相关领导都为史善斌捏了一把汗。

即便如此,敦化林区检察院还是交出了一份让人颇为满意的答卷。员额制方面同样实现无杂音落实到位,并压缩原有内设机构,重新建立起3个业务部门和3个非业务部门,实行六部管理;同时进一步落实办案责任制,制定了主任检察官、检察辅助人员、行政人员责权清单,明确主任检察官拥有的权力和承担的责任,进一步强化检察官主体地位。

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延边林区分院副检察长邢德志也为敦化林区检察院的无杂音改革顺利推进感到高兴。他说:“情况这么复杂,敦化林区检察院的工作能够扎实稳步推进,并且没有一点杂音,这一点十分可贵。”

提前备课助力改革

能够形成改革无杂音的大好局面,自然离不开史善斌和张成名这两位班子带头人的努力。

张成名对《法制日报》记者坦言,通化铁路检察院推进员额制改革过程中,他几乎聊遍了院里的每一位同志,对有希望进入员额检察官的鼓励鞭策,对可能无法进入员额检察官的则不止一次地谈心疏导,尽量化解可能出现的各种矛盾。

事难人多情况复杂,敦化林区检察院给了史善斌更多的压力。因此,光是在员额制推进问题上,史善斌就亲自前前后后召开过5次会议,几乎摸透了院里每个人的所思所想,通过耐心地疏导和劝解,改革前就做通了全院人员的思想工作。

“其实还有一个诀窍,就是凡事要趁早,也正是因为我们早早就做好了改革准备工作,所以正式推行的时候才会一切井然有序,丝毫不感仓促。”谈到这里时,史善斌开心得简直就像个刚在考试中拿了高分的学生一般。

史善斌回忆道,早在去年去吉林省检察院参加完检察改革会议后,他就认识到改革事宜的重要性,回来后专门为此召开党组会讨论研究。

今年4月,敦化市人民检察院被省检察院确定为第一批改革试点单位,史善斌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借鉴机会,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立即派出常务副检察长甄国萍、政治部主任韩跃等4人前去“取经”学习。

甄国萍告诉《法制日报》记者:“等到我们作为第二批试点单位开始改革时,由于早已观摩了兄弟院是怎么改怎么做的,一切操作起来便觉轻车熟路、得心应手。”

与史善斌稍显不同,张成名虽然也是提早就做准备,但他并没有去别人那里“取经”,而是自己查看了大量检察改革探索方面的书籍、文章,通过自学提早进行了改革方面的筹划。

据张成名介绍,早在去年6月,吉林省曾在一些基层检察院中试点过一次大部制改革,通化铁路检察院当时也参与了进来。

在吉林铁路检察分院的指导下,张成名结合自学内容与实际情况,率先实行了内设机构改革试点,试行“五部一办”模式,即职务犯罪侦查部、刑事检察部、诉讼监督部、人事管理部、行政事务部、案件管理办公室,运行一年来已经颇为成熟。

张成名说:“这次改革可以说就是在我们原有改革基础上的进一步完善,所以路也就好走多了。”

改革成效初步显现

办案节奏明显加快,这是此次改革带给敦化林区检察院主任检察官王淑艳最大的感受,也是一件让史善斌颇感欣慰的事情。

作为一个天性乐观精力充沛的人,如果说还有什么事情能够让史善斌觉得存在压力,那就是敦化林区检察院所面对的人少案多矛盾。

史善斌感叹道:“我们院一年处理的刑事案件大约有220起到250起,其他兄弟林业检察院的同类案件大多只有三四十起,我们院的办案压力可想而知。”

而通过内设机构调整和检察官办案责任制等改革任务的逐步落实,敦化林区检察院取消了以往办案中存在的大量不必要环节,工作效率开始明显提升。

办案一线的王淑艳对此深有体会。在王淑艳的记忆中,以前办理刑事案件需要三级审批,承办人拿出意见后需要科长审批,然后再由主管检察官审批。现在,作为主任检察官的她就可以直接做决定了。

今年10月底,王淑艳办理了一起非法占用农用地案。由于改革后允许对这类案件启动简易办案程序,王淑艳从受案到起诉只用了5个工作日,而“同样的案子放到以前,很可能要耗上一个月”。

史善斌早就听到了风吹草动,“我们现在最快8个小时就能立一个案件,就连法院那边都在说,以前检察院传过来一个案子要拖上一个月,现在竟然十天八天就来了,真有点儿不适应哩!”

另一边的张成名也初尝到改革带来的甜头。

张成名告诉《法制日报》记者,由于近年来铁路运输管理的规范,案发率逐年大幅下降,铁路检察院的办案力量逐渐得到释放,相比于敦化林区检察院存在的案多人少矛盾,通化铁路检察院并没有感到类似的办案压力。

张成名认为,“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改革便不是追求办案效率的提升,而是通过制度设计,让大家能够更加认真地办好每一个案子,优化提升办案质量”。

今年37岁的毛晓明顺利通过员额制选拔,成为目前通化铁路检察院8名员额内检察官之一,这样的结果让毛晓明的干劲更足,工作起来更卖力。

尤其在落实了办案责任制后,包括毛晓明在内的办案人员都感觉,肩上的责任比以前更清晰,办起案子来也更认真细致。即便是对一些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小案子,他们也会竭尽全力搜集证据做好研判。

案多人少矛盾突出的敦化林区检察院大幅度提高了办案效率,兵精粮足、精益求精的通化铁路检察院进一步优化了办案质量。如今,本次改革所带来的红利,已经初步释放。

不过在史善斌和张成名看来,他们的改革其实才刚刚开始。在现有成绩的基础上,他们将继续按照省检察院提出的检察改革“精装修”理念,不断加强完善检察管理和运行机制,争取将改革工作进一步落实到位。





文章编辑:admin【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