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调查研究 >

孟建柱同志“十个坚持”系列专家访谈之十: 清

    文章来源:   更新时间:2017-01-04 19:21

从1月23日起,中国长安网刊发系列专家访谈,邀请10位国内知名的法学专家和社会科学学者,对“十个坚持”进行解读。今天刊发第十篇:中国长安网对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沈阳的专访。

中国长安网:政法工作为什么要提升新媒体时代的社会沟通能力?

沈阳:新媒体时代,每个用户都是社交媒体的发声者,也是社会舆论的构建者,更是社会事件的直播者,在这种情况下,整个舆论话语权的构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原来的体制话语权,向社会多元参与的话语权结构转变;由原来的主流话语体系,向网络、青春、世俗、轻悦的话语体系转变;由原来的以传统媒体为主的话语渠道,向以网络和社交平台为主的话语渠道转变。由此可以看出,要完成对受众的覆盖、渗透、影响,就需要连接新的话语力量,迭代新的话语体系,掌握接触新的话语渠道。现在,报纸的受众正在老化,网络青春视频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少人的社交媒体时间正在变得失控。这些变化意味着,影响人心的途径、方式、渠道,都要发展变化。

由此看来,政法工作要完成大局工作,确保社会稳定、维护公民权利的目标,在新媒体时代,就必须加强通过网络和公众沟通的能力。加强新媒体时代的网络沟通能力,也变得迫切而必需。

中国长安网:政法工作为什么需要加强主动宣传和议程设置?

沈阳:首先,这是一个时代的要求。我们的政法工作,需要在阳光下运行,需要接受社会的监督。网民是这个时代最活跃的表达者,当然,也有一部分网民存在话语表达不够准确甚至错误表达的现象,但是在整体上,网络是政法工作获得社会反馈的非常关键和重要的领域。

其次,这是做好政法工作的必要条件。不沟通,不宣传,不开放,就不可能获得公众的认同,别人不说你,不代表别人没有想法。当人人都在舆情风险的高评估状态时,不愿意说话,社会的整体风险是急剧加大的。政法工作要实事求是,既要公众的显性口碑,也要隐性认同。

最后,主动宣传是政法工作掌握话语权的关键。

政法领域,需要主动设置议题,加强主动宣传。要把信息公开看做是常态化的工作,主动宣传就是要构建正面形象,获得社会公众的积极认同,才能够有效地把握住舆论态势的发展,形成有利于政法工作的舆论导向。要主动设置议程,就必须深入了解当前政法工作的热点、难点,了解社会公众对政法工作的希望,更要深入把握国家发展大局和法律要求。只有这样,主动宣传才能纲举目张,才能形成社会发展的融洽感。

中国长安网:对政法领域的重大案件、事件,如何把握好按新闻传播规律和按执法司法规律办事的结合点?

沈阳:所谓新闻传播规律就是,人人都关心的事情,它就具有传播性,和每个人越相关的问题,传播得就越快。在网络时代,表达得越活泼,越轻松,越真实,越新鲜,就传播得越好。所谓执法司法规律,就是严格按照法律规定执法司法,在法律的框架内解决问题。法治本身就是社会最大的长治久安,法律是每一个人的挡箭牌。

把这两条规律结合起来,自然而然,我们就会得到以下结论:一是要构建和谐有序的舆论场。善待记者,善对监督,善用舆论。二是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充分满足公众的知情权。重大案件、事件发生的时候,要掌握先机,充分研判,加强社会各方沟通,同时确保办案本身的需要。这是一个需要高度智慧和反复锤炼的学习过程;需要不断的总结迭代完善的结合过程;也是团结社会舆论力量,凝聚社会人心的政法文化的形成过程。要把信息公开和信息保密两者都做到位,才有可能形成健康的政法文化。

中国长安网:依法处置、舆论引导、社会面管控“三同步”的关系是什么?

沈阳:政法工作本身就备受社会各界关注,做好政法工作,需要依法处置,也需要舆论引导的支持。

网络舆论不能蔓延为线下的街头运动,影响公众的正常生活。中国社会需要逐步改良改革,而不是激进式的变革。舆论工作和社会治理也是密切相关的。

政法工作,不能为舆论所控,更不能搞舆论审判。政法工作必须依法开展。这些要素,缺一不可,这是一项关系到全体中国人的大事。

政法工作,需要保持社会的公平、稳定和公民权利。依法处置、舆论引导、社会面管控三者之间存在紧密的联系,社会稳不稳定,重要的一点就是看法治是否昌明,也可以从舆论的引导与监督中显现出来。

中国长安网:“互联网+”对政法新媒体工作有什么启示?

沈阳:政法工作需要“互联网+”思维,需要适应PC互联网转向移动互联网、再向智能互联网的进发。

政法新媒体工作的思路,一是要多渠道到达,“两微多端”,能到的尽量到达,若确实精力有限,则以“两微”为主,加强信息的快速发布;二是要轻悦化表达,能说人话,不说瞎话,能活泼说话,不板着脸说话;三是要从单向发布,走向线下连接,要定期跟社会各界、网友代表接触,建立政务社群;四是要建立政法工作的正面联想能力,一提到政法,就是公平、高效、廉洁,这是一项系统工作,需要逐步推进;五是要积极推进大数据战略,建立从终端到云端的超级生态圈,跳出“两微多端”看新媒体渠道,哪里有用户,哪里能够更好地连接用户,哪里能够更好地服务用户,哪里就是政法新媒体工作的方向。

从1月23日起,中国长安网刊发系列专家访谈,邀请10位国内知名的法学专家和社会科学学者,对“十个坚持”进行解读。今天刊发第十篇:中国长安网对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沈阳的专访。

中国长安网:政法工作为什么要提升新媒体时代的社会沟通能力?

沈阳:新媒体时代,每个用户都是社交媒体的发声者,也是社会舆论的构建者,更是社会事件的直播者,在这种情况下,整个舆论话语权的构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原来的体制话语权,向社会多元参与的话语权结构转变;由原来的主流话语体系,向网络、青春、世俗、轻悦的话语体系转变;由原来的以传统媒体为主的话语渠道,向以网络和社交平台为主的话语渠道转变。由此可以看出,要完成对受众的覆盖、渗透、影响,就需要连接新的话语力量,迭代新的话语体系,掌握接触新的话语渠道。现在,报纸的受众正在老化,网络青春视频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少人的社交媒体时间正在变得失控。这些变化意味着,影响人心的途径、方式、渠道,都要发展变化。

由此看来,政法工作要完成大局工作,确保社会稳定、维护公民权利的目标,在新媒体时代,就必须加强通过网络和公众沟通的能力。加强新媒体时代的网络沟通能力,也变得迫切而必需。

中国长安网:政法工作为什么需要加强主动宣传和议程设置?

沈阳:首先,这是一个时代的要求。我们的政法工作,需要在阳光下运行,需要接受社会的监督。网民是这个时代最活跃的表达者,当然,也有一部分网民存在话语表达不够准确甚至错误表达的现象,但是在整体上,网络是政法工作获得社会反馈的非常关键和重要的领域。

其次,这是做好政法工作的必要条件。不沟通,不宣传,不开放,就不可能获得公众的认同,别人不说你,不代表别人没有想法。当人人都在舆情风险的高评估状态时,不愿意说话,社会的整体风险是急剧加大的。政法工作要实事求是,既要公众的显性口碑,也要隐性认同。

最后,主动宣传是政法工作掌握话语权的关键。

政法领域,需要主动设置议题,加强主动宣传。要把信息公开看做是常态化的工作,主动宣传就是要构建正面形象,获得社会公众的积极认同,才能够有效地把握住舆论态势的发展,形成有利于政法工作的舆论导向。要主动设置议程,就必须深入了解当前政法工作的热点、难点,了解社会公众对政法工作的希望,更要深入把握国家发展大局和法律要求。只有这样,主动宣传才能纲举目张,才能形成社会发展的融洽感。

中国长安网:对政法领域的重大案件、事件,如何把握好按新闻传播规律和按执法司法规律办事的结合点?

沈阳:所谓新闻传播规律就是,人人都关心的事情,它就具有传播性,和每个人越相关的问题,传播得就越快。在网络时代,表达得越活泼,越轻松,越真实,越新鲜,就传播得越好。所谓执法司法规律,就是严格按照法律规定执法司法,在法律的框架内解决问题。法治本身就是社会最大的长治久安,法律是每一个人的挡箭牌。

把这两条规律结合起来,自然而然,我们就会得到以下结论:一是要构建和谐有序的舆论场。善待记者,善对监督,善用舆论。二是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充分满足公众的知情权。重大案件、事件发生的时候,要掌握先机,充分研判,加强社会各方沟通,同时确保办案本身的需要。这是一个需要高度智慧和反复锤炼的学习过程;需要不断的总结迭代完善的结合过程;也是团结社会舆论力量,凝聚社会人心的政法文化的形成过程。要把信息公开和信息保密两者都做到位,才有可能形成健康的政法文化。

中国长安网:依法处置、舆论引导、社会面管控“三同步”的关系是什么?

沈阳:政法工作本身就备受社会各界关注,做好政法工作,需要依法处置,也需要舆论引导的支持。

网络舆论不能蔓延为线下的街头运动,影响公众的正常生活。中国社会需要逐步改良改革,而不是激进式的变革。舆论工作和社会治理也是密切相关的。

政法工作,不能为舆论所控,更不能搞舆论审判。政法工作必须依法开展。这些要素,缺一不可,这是一项关系到全体中国人的大事。

政法工作,需要保持社会的公平、稳定和公民权利。依法处置、舆论引导、社会面管控三者之间存在紧密的联系,社会稳不稳定,重要的一点就是看法治是否昌明,也可以从舆论的引导与监督中显现出来。

中国长安网:“互联网+”对政法新媒体工作有什么启示?

沈阳:政法工作需要“互联网+”思维,需要适应PC互联网转向移动互联网、再向智能互联网的进发。

政法新媒体工作的思路,一是要多渠道到达,“两微多端”,能到的尽量到达,若确实精力有限,则以“两微”为主,加强信息的快速发布;二是要轻悦化表达,能说人话,不说瞎话,能活泼说话,不板着脸说话;三是要从单向发布,走向线下连接,要定期跟社会各界、网友代表接触,建立政务社群;四是要建立政法工作的正面联想能力,一提到政法,就是公平、高效、廉洁,这是一项系统工作,需要逐步推进;五是要积极推进大数据战略,建立从终端到云端的超级生态圈,跳出“两微多端”看新媒体渠道,哪里有用户,哪里能够更好地连接用户,哪里能够更好地服务用户,哪里就是政法新媒体工作的方向。

从1月23日起,中国长安网刊发系列专家访谈,邀请10位国内知名的法学专家和社会科学学者,对“十个坚持”进行解读。今天刊发第十篇:中国长安网对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沈阳的专访。

中国长安网:政法工作为什么要提升新媒体时代的社会沟通能力?

沈阳:新媒体时代,每个用户都是社交媒体的发声者,也是社会舆论的构建者,更是社会事件的直播者,在这种情况下,整个舆论话语权的构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原来的体制话语权,向社会多元参与的话语权结构转变;由原来的主流话语体系,向网络、青春、世俗、轻悦的话语体系转变;由原来的以传统媒体为主的话语渠道,向以网络和社交平台为主的话语渠道转变。由此可以看出,要完成对受众的覆盖、渗透、影响,就需要连接新的话语力量,迭代新的话语体系,掌握接触新的话语渠道。现在,报纸的受众正在老化,网络青春视频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少人的社交媒体时间正在变得失控。这些变化意味着,影响人心的途径、方式、渠道,都要发展变化。

由此看来,政法工作要完成大局工作,确保社会稳定、维护公民权利的目标,在新媒体时代,就必须加强通过网络和公众沟通的能力。加强新媒体时代的网络沟通能力,也变得迫切而必需。

中国长安网:政法工作为什么需要加强主动宣传和议程设置?

沈阳:首先,这是一个时代的要求。我们的政法工作,需要在阳光下运行,需要接受社会的监督。网民是这个时代最活跃的表达者,当然,也有一部分网民存在话语表达不够准确甚至错误表达的现象,但是在整体上,网络是政法工作获得社会反馈的非常关键和重要的领域。

其次,这是做好政法工作的必要条件。不沟通,不宣传,不开放,就不可能获得公众的认同,别人不说你,不代表别人没有想法。当人人都在舆情风险的高评估状态时,不愿意说话,社会的整体风险是急剧加大的。政法工作要实事求是,既要公众的显性口碑,也要隐性认同。

最后,主动宣传是政法工作掌握话语权的关键。

政法领域,需要主动设置议题,加强主动宣传。要把信息公开看做是常态化的工作,主动宣传就是要构建正面形象,获得社会公众的积极认同,才能够有效地把握住舆论态势的发展,形成有利于政法工作的舆论导向。要主动设置议程,就必须深入了解当前政法工作的热点、难点,了解社会公众对政法工作的希望,更要深入把握国家发展大局和法律要求。只有这样,主动宣传才能纲举目张,才能形成社会发展的融洽感。

中国长安网:对政法领域的重大案件、事件,如何把握好按新闻传播规律和按执法司法规律办事的结合点?

沈阳:所谓新闻传播规律就是,人人都关心的事情,它就具有传播性,和每个人越相关的问题,传播得就越快。在网络时代,表达得越活泼,越轻松,越真实,越新鲜,就传播得越好。所谓执法司法规律,就是严格按照法律规定执法司法,在法律的框架内解决问题。法治本身就是社会最大的长治久安,法律是每一个人的挡箭牌。

把这两条规律结合起来,自然而然,我们就会得到以下结论:一是要构建和谐有序的舆论场。善待记者,善对监督,善用舆论。二是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充分满足公众的知情权。重大案件、事件发生的时候,要掌握先机,充分研判,加强社会各方沟通,同时确保办案本身的需要。这是一个需要高度智慧和反复锤炼的学习过程;需要不断的总结迭代完善的结合过程;也是团结社会舆论力量,凝聚社会人心的政法文化的形成过程。要把信息公开和信息保密两者都做到位,才有可能形成健康的政法文化。

中国长安网:依法处置、舆论引导、社会面管控“三同步”的关系是什么?

沈阳:政法工作本身就备受社会各界关注,做好政法工作,需要依法处置,也需要舆论引导的支持。

网络舆论不能蔓延为线下的街头运动,影响公众的正常生活。中国社会需要逐步改良改革,而不是激进式的变革。舆论工作和社会治理也是密切相关的。

政法工作,不能为舆论所控,更不能搞舆论审判。政法工作必须依法开展。这些要素,缺一不可,这是一项关系到全体中国人的大事。

政法工作,需要保持社会的公平、稳定和公民权利。依法处置、舆论引导、社会面管控三者之间存在紧密的联系,社会稳不稳定,重要的一点就是看法治是否昌明,也可以从舆论的引导与监督中显现出来。

中国长安网:“互联网+”对政法新媒体工作有什么启示?

沈阳:政法工作需要“互联网+”思维,需要适应PC互联网转向移动互联网、再向智能互联网的进发。

政法新媒体工作的思路,一是要多渠道到达,“两微多端”,能到的尽量到达,若确实精力有限,则以“两微”为主,加强信息的快速发布;二是要轻悦化表达,能说人话,不说瞎话,能活泼说话,不板着脸说话;三是要从单向发布,走向线下连接,要定期跟社会各界、网友代表接触,建立政务社群;四是要建立政法工作的正面联想能力,一提到政法,就是公平、高效、廉洁,这是一项系统工作,需要逐步推进;五是要积极推进大数据战略,建立从终端到云端的超级生态圈,跳出“两微多端”看新媒体渠道,哪里有用户,哪里能够更好地连接用户,哪里能够更好地服务用户,哪里就是政法新媒体工作的方向。

从1月23日起,中国长安网刊发系列专家访谈,邀请10位国内知名的法学专家和社会科学学者,对“十个坚持”进行解读。今天刊发第十篇:中国长安网对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沈阳的专访。

中国长安网:政法工作为什么要提升新媒体时代的社会沟通能力?

沈阳:新媒体时代,每个用户都是社交媒体的发声者,也是社会舆论的构建者,更是社会事件的直播者,在这种情况下,整个舆论话语权的构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原来的体制话语权,向社会多元参与的话语权结构转变;由原来的主流话语体系,向网络、青春、世俗、轻悦的话语体系转变;由原来的以传统媒体为主的话语渠道,向以网络和社交平台为主的话语渠道转变。由此可以看出,要完成对受众的覆盖、渗透、影响,就需要连接新的话语力量,迭代新的话语体系,掌握接触新的话语渠道。现在,报纸的受众正在老化,网络青春视频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少人的社交媒体时间正在变得失控。这些变化意味着,影响人心的途径、方式、渠道,都要发展变化。

由此看来,政法工作要完成大局工作,确保社会稳定、维护公民权利的目标,在新媒体时代,就必须加强通过网络和公众沟通的能力。加强新媒体时代的网络沟通能力,也变得迫切而必需。

中国长安网:政法工作为什么需要加强主动宣传和议程设置?

沈阳:首先,这是一个时代的要求。我们的政法工作,需要在阳光下运行,需要接受社会的监督。网民是这个时代最活跃的表达者,当然,也有一部分网民存在话语表达不够准确甚至错误表达的现象,但是在整体上,网络是政法工作获得社会反馈的非常关键和重要的领域。

其次,这是做好政法工作的必要条件。不沟通,不宣传,不开放,就不可能获得公众的认同,别人不说你,不代表别人没有想法。当人人都在舆情风险的高评估状态时,不愿意说话,社会的整体风险是急剧加大的。政法工作要实事求是,既要公众的显性口碑,也要隐性认同。

最后,主动宣传是政法工作掌握话语权的关键。

政法领域,需要主动设置议题,加强主动宣传。要把信息公开看做是常态化的工作,主动宣传就是要构建正面形象,获得社会公众的积极认同,才能够有效地把握住舆论态势的发展,形成有利于政法工作的舆论导向。要主动设置议程,就必须深入了解当前政法工作的热点、难点,了解社会公众对政法工作的希望,更要深入把握国家发展大局和法律要求。只有这样,主动宣传才能纲举目张,才能形成社会发展的融洽感。

中国长安网:对政法领域的重大案件、事件,如何把握好按新闻传播规律和按执法司法规律办事的结合点?

沈阳:所谓新闻传播规律就是,人人都关心的事情,它就具有传播性,和每个人越相关的问题,传播得就越快。在网络时代,表达得越活泼,越轻松,越真实,越新鲜,就传播得越好。所谓执法司法规律,就是严格按照法律规定执法司法,在法律的框架内解决问题。法治本身就是社会最大的长治久安,法律是每一个人的挡箭牌。

把这两条规律结合起来,自然而然,我们就会得到以下结论:一是要构建和谐有序的舆论场。善待记者,善对监督,善用舆论。二是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充分满足公众的知情权。重大案件、事件发生的时候,要掌握先机,充分研判,加强社会各方沟通,同时确保办案本身的需要。这是一个需要高度智慧和反复锤炼的学习过程;需要不断的总结迭代完善的结合过程;也是团结社会舆论力量,凝聚社会人心的政法文化的形成过程。要把信息公开和信息保密两者都做到位,才有可能形成健康的政法文化。

中国长安网:依法处置、舆论引导、社会面管控“三同步”的关系是什么?

沈阳:政法工作本身就备受社会各界关注,做好政法工作,需要依法处置,也需要舆论引导的支持。

网络舆论不能蔓延为线下的街头运动,影响公众的正常生活。中国社会需要逐步改良改革,而不是激进式的变革。舆论工作和社会治理也是密切相关的。

政法工作,不能为舆论所控,更不能搞舆论审判。政法工作必须依法开展。这些要素,缺一不可,这是一项关系到全体中国人的大事。

政法工作,需要保持社会的公平、稳定和公民权利。依法处置、舆论引导、社会面管控三者之间存在紧密的联系,社会稳不稳定,重要的一点就是看法治是否昌明,也可以从舆论的引导与监督中显现出来。

中国长安网:“互联网+”对政法新媒体工作有什么启示?

沈阳:政法工作需要“互联网+”思维,需要适应PC互联网转向移动互联网、再向智能互联网的进发。

政法新媒体工作的思路,一是要多渠道到达,“两微多端”,能到的尽量到达,若确实精力有限,则以“两微”为主,加强信息的快速发布;二是要轻悦化表达,能说人话,不说瞎话,能活泼说话,不板着脸说话;三是要从单向发布,走向线下连接,要定期跟社会各界、网友代表接触,建立政务社群;四是要建立政法工作的正面联想能力,一提到政法,就是公平、高效、廉洁,这是一项系统工作,需要逐步推进;五是要积极推进大数据战略,建立从终端到云端的超级生态圈,跳出“两微多端”看新媒体渠道,哪里有用户,哪里能够更好地连接用户,哪里能够更好地服务用户,哪里就是政法新媒体工作的方向。

从1月23日起,中国长安网刊发系列专家访谈,邀请10位国内知名的法学专家和社会科学学者,对“十个坚持”进行解读。今天刊发第十篇:中国长安网对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沈阳的专访。

中国长安网:政法工作为什么要提升新媒体时代的社会沟通能力?

沈阳:新媒体时代,每个用户都是社交媒体的发声者,也是社会舆论的构建者,更是社会事件的直播者,在这种情况下,整个舆论话语权的构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原来的体制话语权,向社会多元参与的话语权结构转变;由原来的主流话语体系,向网络、青春、世俗、轻悦的话语体系转变;由原来的以传统媒体为主的话语渠道,向以网络和社交平台为主的话语渠道转变。由此可以看出,要完成对受众的覆盖、渗透、影响,就需要连接新的话语力量,迭代新的话语体系,掌握接触新的话语渠道。现在,报纸的受众正在老化,网络青春视频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少人的社交媒体时间正在变得失控。这些变化意味着,影响人心的途径、方式、渠道,都要发展变化。

由此看来,政法工作要完成大局工作,确保社会稳定、维护公民权利的目标,在新媒体时代,就必须加强通过网络和公众沟通的能力。加强新媒体时代的网络沟通能力,也变得迫切而必需。

中国长安网:政法工作为什么需要加强主动宣传和议程设置?

沈阳:首先,这是一个时代的要求。我们的政法工作,需要在阳光下运行,需要接受社会的监督。网民是这个时代最活跃的表达者,当然,也有一部分网民存在话语表达不够准确甚至错误表达的现象,但是在整体上,网络是政法工作获得社会反馈的非常关键和重要的领域。

其次,这是做好政法工作的必要条件。不沟通,不宣传,不开放,就不可能获得公众的认同,别人不说你,不代表别人没有想法。当人人都在舆情风险的高评估状态时,不愿意说话,社会的整体风险是急剧加大的。政法工作要实事求是,既要公众的显性口碑,也要隐性认同。

最后,主动宣传是政法工作掌握话语权的关键。

政法领域,需要主动设置议题,加强主动宣传。要把信息公开看做是常态化的工作,主动宣传就是要构建正面形象,获得社会公众的积极认同,才能够有效地把握住舆论态势的发展,形成有利于政法工作的舆论导向。要主动设置议程,就必须深入了解当前政法工作的热点、难点,了解社会公众对政法工作的希望,更要深入把握国家发展大局和法律要求。只有这样,主动宣传才能纲举目张,才能形成社会发展的融洽感。

中国长安网:对政法领域的重大案件、事件,如何把握好按新闻传播规律和按执法司法规律办事的结合点?

沈阳:所谓新闻传播规律就是,人人都关心的事情,它就具有传播性,和每个人越相关的问题,传播得就越快。在网络时代,表达得越活泼,越轻松,越真实,越新鲜,就传播得越好。所谓执法司法规律,就是严格按照法律规定执法司法,在法律的框架内解决问题。法治本身就是社会最大的长治久安,法律是每一个人的挡箭牌。

把这两条规律结合起来,自然而然,我们就会得到以下结论:一是要构建和谐有序的舆论场。善待记者,善对监督,善用舆论。二是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充分满足公众的知情权。重大案件、事件发生的时候,要掌握先机,充分研判,加强社会各方沟通,同时确保办案本身的需要。这是一个需要高度智慧和反复锤炼的学习过程;需要不断的总结迭代完善的结合过程;也是团结社会舆论力量,凝聚社会人心的政法文化的形成过程。要把信息公开和信息保密两者都做到位,才有可能形成健康的政法文化。

中国长安网:依法处置、舆论引导、社会面管控“三同步”的关系是什么?

沈阳:政法工作本身就备受社会各界关注,做好政法工作,需要依法处置,也需要舆论引导的支持。

网络舆论不能蔓延为线下的街头运动,影响公众的正常生活。中国社会需要逐步改良改革,而不是激进式的变革。舆论工作和社会治理也是密切相关的。

政法工作,不能为舆论所控,更不能搞舆论审判。政法工作必须依法开展。这些要素,缺一不可,这是一项关系到全体中国人的大事。

政法工作,需要保持社会的公平、稳定和公民权利。依法处置、舆论引导、社会面管控三者之间存在紧密的联系,社会稳不稳定,重要的一点就是看法治是否昌明,也可以从舆论的引导与监督中显现出来。

中国长安网:“互联网+”对政法新媒体工作有什么启示?

沈阳:政法工作需要“互联网+”思维,需要适应PC互联网转向移动互联网、再向智能互联网的进发。

政法新媒体工作的思路,一是要多渠道到达,“两微多端”,能到的尽量到达,若确实精力有限,则以“两微”为主,加强信息的快速发布;二是要轻悦化表达,能说人话,不说瞎话,能活泼说话,不板着脸说话;三是要从单向发布,走向线下连接,要定期跟社会各界、网友代表接触,建立政务社群;四是要建立政法工作的正面联想能力,一提到政法,就是公平、高效、廉洁,这是一项系统工作,需要逐步推进;五是要积极推进大数据战略,建立从终端到云端的超级生态圈,跳出“两微多端”看新媒体渠道,哪里有用户,哪里能够更好地连接用户,哪里能够更好地服务用户,哪里就是政法新媒体工作的方向。

从1月23日起,中国长安网刊发系列专家访谈,邀请10位国内知名的法学专家和社会科学学者,对“十个坚持”进行解读。今天刊发第十篇:中国长安网对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沈阳的专访。

中国长安网:政法工作为什么要提升新媒体时代的社会沟通能力?

沈阳:新媒体时代,每个用户都是社交媒体的发声者,也是社会舆论的构建者,更是社会事件的直播者,在这种情况下,整个舆论话语权的构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原来的体制话语权,向社会多元参与的话语权结构转变;由原来的主流话语体系,向网络、青春、世俗、轻悦的话语体系转变;由原来的以传统媒体为主的话语渠道,向以网络和社交平台为主的话语渠道转变。由此可以看出,要完成对受众的覆盖、渗透、影响,就需要连接新的话语力量,迭代新的话语体系,掌握接触新的话语渠道。现在,报纸的受众正在老化,网络青春视频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少人的社交媒体时间正在变得失控。这些变化意味着,影响人心的途径、方式、渠道,都要发展变化。

由此看来,政法工作要完成大局工作,确保社会稳定、维护公民权利的目标,在新媒体时代,就必须加强通过网络和公众沟通的能力。加强新媒体时代的网络沟通能力,也变得迫切而必需。

中国长安网:政法工作为什么需要加强主动宣传和议程设置?

沈阳:首先,这是一个时代的要求。我们的政法工作,需要在阳光下运行,需要接受社会的监督。网民是这个时代最活跃的表达者,当然,也有一部分网民存在话语表达不够准确甚至错误表达的现象,但是在整体上,网络是政法工作获得社会反馈的非常关键和重要的领域。

其次,这是做好政法工作的必要条件。不沟通,不宣传,不开放,就不可能获得公众的认同,别人不说你,不代表别人没有想法。当人人都在舆情风险的高评估状态时,不愿意说话,社会的整体风险是急剧加大的。政法工作要实事求是,既要公众的显性口碑,也要隐性认同。

最后,主动宣传是政法工作掌握话语权的关键。

政法领域,需要主动设置议题,加强主动宣传。要把信息公开看做是常态化的工作,主动宣传就是要构建正面形象,获得社会公众的积极认同,才能够有效地把握住舆论态势的发展,形成有利于政法工作的舆论导向。要主动设置议程,就必须深入了解当前政法工作的热点、难点,了解社会公众对政法工作的希望,更要深入把握国家发展大局和法律要求。只有这样,主动宣传才能纲举目张,才能形成社会发展的融洽感。

中国长安网:对政法领域的重大案件、事件,如何把握好按新闻传播规律和按执法司法规律办事的结合点?

沈阳:所谓新闻传播规律就是,人人都关心的事情,它就具有传播性,和每个人越相关的问题,传播得就越快。在网络时代,表达得越活泼,越轻松,越真实,越新鲜,就传播得越好。所谓执法司法规律,就是严格按照法律规定执法司法,在法律的框架内解决问题。法治本身就是社会最大的长治久安,法律是每一个人的挡箭牌。

把这两条规律结合起来,自然而然,我们就会得到以下结论:一是要构建和谐有序的舆论场。善待记者,善对监督,善用舆论。二是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充分满足公众的知情权。重大案件、事件发生的时候,要掌握先机,充分研判,加强社会各方沟通,同时确保办案本身的需要。这是一个需要高度智慧和反复锤炼的学习过程;需要不断的总结迭代完善的结合过程;也是团结社会舆论力量,凝聚社会人心的政法文化的形成过程。要把信息公开和信息保密两者都做到位,才有可能形成健康的政法文化。

中国长安网:依法处置、舆论引导、社会面管控“三同步”的关系是什么?

沈阳:政法工作本身就备受社会各界关注,做好政法工作,需要依法处置,也需要舆论引导的支持。

网络舆论不能蔓延为线下的街头运动,影响公众的正常生活。中国社会需要逐步改良改革,而不是激进式的变革。舆论工作和社会治理也是密切相关的。

政法工作,不能为舆论所控,更不能搞舆论审判。政法工作必须依法开展。这些要素,缺一不可,这是一项关系到全体中国人的大事。

政法工作,需要保持社会的公平、稳定和公民权利。依法处置、舆论引导、社会面管控三者之间存在紧密的联系,社会稳不稳定,重要的一点就是看法治是否昌明,也可以从舆论的引导与监督中显现出来。

中国长安网:“互联网+”对政法新媒体工作有什么启示?

沈阳:政法工作需要“互联网+”思维,需要适应PC互联网转向移动互联网、再向智能互联网的进发。

政法新媒体工作的思路,一是要多渠道到达,“两微多端”,能到的尽量到达,若确实精力有限,则以“两微”为主,加强信息的快速发布;二是要轻悦化表达,能说人话,不说瞎话,能活泼说话,不板着脸说话;三是要从单向发布,走向线下连接,要定期跟社会各界、网友代表接触,建立政务社群;四是要建立政法工作的正面联想能力,一提到政法,就是公平、高效、廉洁,这是一项系统工作,需要逐步推进;五是要积极推进大数据战略,建立从终端到云端的超级生态圈,跳出“两微多端”看新媒体渠道,哪里有用户,哪里能够更好地连接用户,哪里能够更好地服务用户,哪里就是政法新媒体工作的方向。





文章编辑:admin【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