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队伍建设 >

望前路已是柳暗花明 ——访省检察院政治部干部

    文章来源:   更新时间:2017-01-04 19:00

两次约访张铁丽,都因为他临时有事而推迟,说起他的繁忙,他给我们讲了个小故事。

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休过双休日了,上个周日难得休息一天,他兴致勃勃地对七岁的女儿说:“爸爸带你出去玩好不好?”女儿想都没想说:“还是姥爷带我出去吧。”

“因为经常加班,是岳父岳母帮我们带孩子,有时候回到家,孩子都睡着了。”他的眼神里带着对孩子的愧疚:“时间久了,孩子跟我都不亲了。”

张铁丽是吉林省检察院干部处的主任科员,在部队锻炼了11年,2008年来到吉林省检察院工作,在干部处工作至今。

他端正的坐姿,干净的外表,干练的工作风格,让我们看到了雷厉风行的军人范儿。

问起对吉林省检察改革中他的心路历程,他这样说……

早就期盼一场各司其职的改革

来到省检察院工作后,张铁丽先后负责省检察院机关的人事档案管理、全省检察官等级晋升、市县两级院的编制和人员管理等工作。

因为工作繁杂,他来到省检察院至今,没有休过一次年假,没有一个完整的节假日,加班成了工作的常态。

除了一些临时、突发的事务性工作,还有一些“破题”的工作,也就是其它部门难以攻克的难题,甚至找不到规律可循。

张铁丽毫不讳言:“原来的处室太多,也是导致工作冗繁的重要原因。”省检察院原来有34个处室,叠床架屋的内设机构导致领导职数过多,部门之间工作忙闲不均、推诿扯皮的现象时有发生。

“那你想过去业务部门吗?”笔者问。

“也想过,”张铁丽坦言,“刚到检察院工作时候,我就想,如果不到业务部门办案,就好像去旅游只坐在车上没看到真正的景点一样。分到干部处多少有些遗憾。”

“当时为什么没提出要求?”笔者追问。

“我是军人,军人以服务命令为天职,组织要求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而且一定要干好。”这样的回答让人敬畏。

张铁丽践行了自己的承诺。“干部处的工作就是服务,省院机关和基层院的同志能否满意,是衡量我们工作好坏的标准”。工作中,他始终把这句话作为标尺,在本职岗位上积极努力,为基层人员答疑解惑。

几年来,他几乎每年都被省院评为优秀共产党员,2012年、2013年连续两年荣立个人“三等功”,这对于综合部门的工作人员来说,实属不易。

“我虽然踏下心来在干部处工作。但内心,却期待一场能各司其职的改革。”张铁丽最朴素的愿望就是能好好陪陪女儿。在瞬间的迷茫后不改初心

2015年初,吉林省作为全国首批改革试点,一场“各司其职”的改革如期而至。

诚如省检察院领导所言,这次改革涉及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当员额检察官、司法辅助人员和司法行政人员的比例公布后,张铁丽又迷茫了。

在综合部门工作期间,苦于没有时间学习,他一直没有参加司法考试,改革后的“双向选择”实际是为他提供去业务部门工作的好机会,“到业务部门当检辅人员,先接触案子,再参加司法考试就会容易得多。”张铁丽心中一直有着“看景点”的情怀。

但改革中,院领导多频次、全方位的思想引领让他认识到——改革是一场革命,只有人人顾全大局,“革命”才会成功。

面对领导的一次次宣讲,面对改革后的良好预期,张铁丽意识到,作为党培养多年又经过部队锤炼的干部,支持改革,服从组织分配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

“干部处作为本院和基层干警服务的部门,如果我们自己私心太重,会影响全体干警积极向上、投身改革的工作热情。”张铁丽从部门的角度进行分析得出结论。

“尤其是松原市院、吉林市院原来从事业务工作多年的干部处处长主动放弃员额选任,给我很深触动。”张铁丽说,“既然组织上把我安排在这个位置,就说明我比较适合这项工作。而改革的关键期,我该做的,就是少给组织添乱。”

瞬间的迷茫之后,张铁丽彻底放下思想包袱,以饱满的热情投身到改革大潮中。虽然还是加班加点,甚至比之前更加忙碌,他却乐此不疲,充满希望。

望前路已是柳暗花明

问起张铁丽,改革后是否像他预期的一样,各部门可以各司其职,可以有时间陪陪女儿?

他笑着说:“从目前的情况看,我们的工作量是陡增的状态。但现在还在改革期间,‘精装修’会让改革最终走向所有人的预期。”

张铁丽介绍说,由于改革后,人财物划归省级统管,省院的干部处和财务处的工作量是加大的。但张铁丽坦言,这种工作量陡增是因为现在正处在改革期间,随着基层办案人员增加,干部处招录调人的现象也会逐渐减少。

而这次改革,对于基层院来说,工作效率、工作质量都有较大提升。“以前各级检察院需要面对多家编制、组织、人事部门,工作周期较长而且不好把握,现在很多事情只需面对省院即可。”张铁丽说。

张铁丽熟谙基层院的编制工作,他介绍说,改革前,有些基层院一边要求增设机构,一边说案多人少,要增加编制。而实际上,他们不是编制少,而是缺干活的人。“机构整合后,过去的中层领导现在都是办案骨干,办案力量明显增强。想要增加编制的少了,想要增设机构的没有了。”这对张铁丽来说,轻松了不少。

“机构整合为扁平式,不单单是他们工作任务合理分配,工作效率更高,我们和各部门沟通也更顺畅了。”说这话时,张铁丽的语气中带着畅快。

而对于忙碌,张铁丽给出这样的解释,他说,由于我省的检察改革没打折扣,是动真格的、真改真试,三类人员比例到位,各项工作抓得实,抓得紧,忙,是必然的。

问他如何平衡在改革中与家庭之间顾此失彼的忙碌?张铁丽的回答让人感动:“比起职务犯罪检察部门常年在外地出差办案,我们还能经常见到家人,这点苦累不算什么,何况,现在正处在改革期,一切困难咬咬牙就过去了。”

这样的张铁丽是吉林检察人的一个缩影,而正因为有了这样的检察人,吉林检察改革的路定能伸向远方……





文章编辑:admin【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