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队伍建设 >

改革后他更钟情于办案 ——访省检察院职务犯罪

    文章来源:   更新时间:2017-01-04 19:00

李嘉茗把接受采访时间约到早晨八点,因为他还要赶中午的飞机去外省办专案。

原来,李嘉茗因为母亲和爱人同时生病,才和专案组请了一周的假,安顿完她们住院和手术事宜,他要即刻赶过去。

李嘉茗说,他已经在外省办三年专案了。“三年?这样的工作节奏和工作强度,你能适应吗?”看着他有些单薄的身体,笔者问。

“是啊,除了春节和‘十一’长假,这三年中,我基本都在外地办案。”他平静地说,“我喜欢办案工作,改革后,也更钟情于办案。”

因为不喜欢当“官”所以期待改革

李嘉茗今年39岁,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后,在基层法院工作了6年,2006年来到省检察院工作,在行政部门工作6年后,2013年,李嘉茗被安排到反贪局工作。

“科班”出身的李嘉茗非常喜欢办案,但同时又有所顾虑:如果仅仅是在业务部门办案,会不会限制个人发展。

“如果业务部门能去除行政色彩,使个人未来的发展不依赖于行政职级的晋升,而是通过检察官等级晋升来实现,对于我这样不想当‘官’的人,是一件非常期待的事。”李嘉茗的内心非常期待一场改革。

“只要通过竞争上岗,活干多干少都拿一样的工资。”李嘉茗对原来竞争上岗的晋升制度有所排斥。同时,他也十分期待在办案过程中,能够权责明确,形成相对客观的工作业绩评价体系,他说:“我只想通过努力办案,得到相应的待遇,得到别人的尊重,得到社会的认可。”

2015年4月,一场着力去除司法行政化,保证司法权依法独立公正行使的司法改革在吉林大地上率先启动,制定了覆盖全部司法办案主体的责任清单,区分不同情况下赋予检察官办案的决定权、建议权和监督权。

正在外地办案的李嘉茗听到这个消息时,内心悬着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他说:“我终于可以踏踏实实在业务部门干一辈子了。”

当他得知省检察院只有30%左右的入额比例时,他又开始犯难了:“我才在业务部门工作了两年,能进入员额吗?”

李嘉茗深知,改革就是要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如果按业务年限做为参考的话,自己根本不可能占优势。

但成败在此一博。5月9日,李嘉茗从北京赶回来参加第一批员额内检察官选任考试。“考试内容很全面,都是平时办案过程中应知应会的知识,只要平时不断巩固理论知识,在办案中认真总结,通过考试还是不难的。”李嘉茗说他看到试题,心里就没那么忐忑了。

经过两天紧张的“考试+考核”,李嘉茗如愿以偿进入员额,此时的他,已经放下了一切思想包袱,轻装上阵,在他热爱的办案工作中一往无前。

有些变化润物细无声

放下诸多顾虑的李嘉茗做了一名承办检察官,但他和以前一样,依旧在外省办专案。

“一样在外省办专案,改革对于你来说,是不是意义不大?”

“不一样的,不单是助理检察员变成承办检察官这种身份的变化,是很多方面都发生了变化。”李嘉茗说。

改革后,改革的设计者们考虑得特别周全,在办案组的分配上,老带新,强带弱,保持办案力量大体平衡。同时,把原来在反贪反渎的人员重新混合分组,使每个组的业务更趋于全面。

“我没在反渎部门工作过,但我们组的主任检察官是原来反渎部门的,这样搭配后,对我个人能力的提升、办案效率的提高都非常有益。”李嘉茗说。

他坦言,在外省办专案,的确不是某个主任检察官办案组能独立承担的,需要团体作战、团队协作。

“需要团体做战,那主任检察官办案组会不会形同虚设呢?”笔者问。

李嘉茗说:“我们由几个主任检察官办案组组成一个合作团队,实行指挥长负责制,我们在主任检察官的带领下工作,这样既符合改革的体制要求,也迎合我们的办案需要。”

李嘉茗介绍说,原来大家都是一个身份,领导分配啥干啥,可能今天跟一号嫌疑人谈话,明天去一个单位取书证,任务比较零散,也看不到成绩。

“改革后,虽然还是团队作战,但很多核心的工作需要主任检察官办案组去独立完成,作为承办检察官,我们的责任意识和参与意识明显增强。”李嘉茗说,“小团体的战斗力增强了,合作团队的力量自然就增强了。”

改革后,职务犯罪检察部设立了预审组,对证据进行把关。“预审组成员都是懂公诉业务的人,经他们把关审核过的证据质量明显提升,对于提升整体案件质量,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李嘉茗说起改革后波澜不惊的变化语气越发畅快。

真改真试改革才走得更稳更远

问起李嘉茗对改革的认知,他只是简练地说了两个字“真改”。

今年6月初,吉林省检察院检察长杨克勤到北京办案,给李嘉茗很深的触动:“‘弱化行政长官意识’,不是一句空话,杨检察长不是以检察长的身份,而是以检察官的身份去办案。”说起杨检察长参与提审,参与案件的讨论,李嘉茗说:“这对全案方向把握和有序推进起到重要作用。”

改革中,领导的带头作用不单是体现在办案,很多领导主动退出员额,员额比例向基层院倾斜,也让李嘉茗对改革充满信心。“以前,一些优惠政策总是先惠及到省检察院,但这次改革,省院的入额比例才30%左右,而有的基层院根据实际情况,入额比例却远比省院要高。”

而最让他感动的是,是全省7000名检察干警能在动自己“奶酪”的过程中,保持出了良好的精神风貌,各项工作不仅有序运行还能稳中有升,这是他之前不曾想过的。“因为真改真试,这场改革才能走得更稳更远。”

“检察官职业化是改革的重头戏,而在实践中认真总结,努力学习是改革赋予我们的责任。”现在,钟情于办案工作的李嘉茗正在苦练内功,在看似平凡的岗位上,完成他神圣而光荣的使命。





文章编辑:admin【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