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他山之石 >

穆尔西死刑与埃及政局

    文章来源:   更新时间:2017-01-04 19:20

201473日塞西当选总统以来,埃及局势趋于稳定,雄厚的军方背景让塞西获得了较高的支持率,执政基础日益牢固。然而,被罢免入狱并经历多次法庭审理后的首位民选总统穆尔西却在2015516日被埃及开罗刑事法院以“越狱罪”判处死刑。穆尔西连同多名穆兄会高官等106名被告被判死刑,引发了轩然大波。

司法审判凸显教俗分歧

从穆尔西死刑判决的二审程序、上诉程序和刑罚执行等来预测,埃及的司法进程将出现教俗分歧与冲突的严重隐患。首先,开罗刑事法院对穆尔西的死刑判决是一审宣判的结论,其判决书将提交至埃及宗教领袖穆夫提以征询其意见,而穆夫提则可依据沙里阿的原则和内容对穆尔西的死刑判决提出二审的改判意见(就像去年那些大面积针对穆兄会的死刑判决得到穆夫提的改判建议一样)。这将会是塞西世俗政权与伊斯兰宗教势力在司法活动中的第一次正面交锋。

其次,案件经过征询宗教领袖穆夫提并得到审理建议后,开罗刑事法院将于62日再次开庭宣判,这将再次引发法庭之外教俗阶层的第二轮社会舆论冲突。

再次,即使二审维持了穆尔西的死刑判决,那么根据法律,穆尔西仍有提出上诉的权利,经过上诉法院的重审,埃及最高法院方能作出最终的裁定,这会是执政者与宗教反对派的第三次司法交锋。

当然,由穆尔西的司法审判而引发的三轮教俗冲突也可能进一步扩大化,从而足以警醒总统塞西,使其产生赦免穆尔西退而求稳定的想法。可见,穆尔西司法审判和死刑判决的未来走势将会是新一轮教俗分歧与冲突的导火索,也可能成为世俗执政者与宗教在野派别司法争议的新焦点。

塞西政权仍趋平稳

在宣判穆尔西死刑后仅两个小时,埃及北西奈省首府阿里什市即发生法官遇袭事件。一辆搭乘多名阿里什市法院法官的汽车遭遇武装分子枪击,司机和3名法官身亡,另有1名法官受伤。这便是死刑判决所导致的第一波暴力反抗塞西政权的事件。这场针对法官的暴力袭击事件表明,新一轮的小幅局势波动在所难免,但本质上仍不会改变塞西总统日渐成熟的执政方略和积极良好的外交形势。

可是,这场针对穆尔西及穆兄会的司法裁决仍有可能破坏当前稍显稳定的局势,也可能成为埃及社会矛盾和教俗冲突激化的新开始。因为,相比以往宗教极端组织的暴力报复行动,他们大多将安全部门和执法警察作为恐怖袭击的对象,很少对司法工作者进行武装袭击。可见,对穆尔西的死刑判决很可能是造成这一局势新波动的主要原因。

当然,被认定为“恐怖组织”的穆兄会及其领导下的“支持合法性全国联盟”将继续从事声援穆尔西和宗教团体的游行示威活动。但是,在强大的军方威慑力和牢固执政的局面下,穆兄会已在今后一段时期内失去发起大规模游行和破坏活动的能力。这些小规模抗议将不会对塞西政权产生太大的冲击。加之,曼苏尔过渡政府曾颁布的《抗议法》,让内政部门有权拒绝公民在公共场所的集会、游行及和平示威等行为。这一切将使埃及局势在新一轮的小幅波动下,继续朝着有利于塞西和世俗派的发展道路前进。

需加强政治妥协与协商

对比穆尔西与穆巴拉克的司法审判与结局可以发现,埃及统治者依旧保留着浓厚的教俗对抗观念,缺乏一种政治妥协的艺术和民主协商的意识。作为第五任也是埃及首位民选总统,穆尔西在201373日被解除职务并受到多项罪名指控而遭到持续拘押。20141,穆尔西首次接受审讯,被控逃狱、藐视司法制度、煽动示威和损害国家利益四项罪名。2015421,埃及法院以对杀害抗议者负有责任为由,判处穆尔西20年监禁。2015516,埃及刑事法院法院则以越狱罪等罪名判处其死刑。

然而,对比穆巴拉克的审判,却呈现出另外一番景象。穆巴拉克自20126月被判处终身监禁,其后经历重审却不断拖延。虽然,审判工作在20136月军方通过政变重掌政权后再次步入正轨,20141129日开罗刑事法院却判决穆巴拉克涉嫌蓄意谋杀抗议者的罪名不成立,他被当庭释放。而他的家族腐败案则延至201559日才得宣判,法院维持了因挪用公款而判处他本人及其两名儿子分别监禁3年和4年的刑罚。可见,对两位前总统的司法裁决形成了鲜明对比。以自由选举和民主政治为途径获得总统职权的穆尔西被宣判死刑。另一方面,以修宪扩权、经济腐败为手段而谋求连任的穆巴拉克却仅获刑3年。这不禁让人反思,难道民主合法的权力运作和政治模式在埃及无法生存?

事实上,这些问题不仅体现出埃及执政者对立法权的激烈争夺,更表明统治者依旧保留着浓厚的教俗派别对抗观念。不论是具有穆兄会背景的民选总统穆尔西,还是与穆巴拉克军方背景一脉相承的现任总统塞西,他们均缺乏一种政治妥协的艺术和民主协商的意识。这些缺陷将成为制约未来埃及局势发展和社会稳定的关键因素,应当被学界所关注。





文章编辑:admin【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