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他山之石 >

上海:法官员额制激荡一江春水

    文章来源:   更新时间:2017-01-04 19:20

20149月,289名法官助理、检察官助理在上海接受任命。

冤假错案,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等司法不公和司法腐败现象,让群众备感打官司难,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人们对司法的信任和对法律的信仰。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党的十八大以来,乘着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东风,以公正为目标的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号角已经吹响。

深化司法体制改革,改革难度大、任务重,涉及人员多、影响面广,从首批7个试点省市的情况看,各地改革进展不一,有些人还存在畏难情绪。开弓没有回头箭,司法体制改革必将迈向深入。本报从今天起推出《司改进行时》系列报道,反映一些地方的积极探索。

2014712日,上海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正式启动。5项改革试点内容,列位第一项的是,建立符合司法规律的人员分类管理制度。

根据改革方案,法院人员分成法官、审判辅助人员、司法行政人员三大类,分占33%52%15%的员额比例。这意味着,法官员额比例要从原有的49%下降到33%,全市大约有729名法官入不了员额。

只有当法官人数减少到现有规模的1/3时,专业化、精英化的改革举措才能落实,对办案责任的追究才不至于无的放矢,司法人员必要而充分的身份保障和薪酬待遇才能提高。员额制,激活了司法机构的一池静水。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院长季卫东如是评价。

员额比例多少合适?

59日,上海高院历时一年半的法院案件权重系数专项课题正式对外公开发布。这一课题是高院党组2013年的重大调研课题,由时任上海高院副院长邹碧华于2013年底提出并带领课题组开展研究。这项研究是员额制改革能够顺利开展的重要基础之一。

人员分类管理改革,将法院人员分为法官、审判辅助人员和司法行政人员,实行分类管理,法官员额比例多少才算合理?

这需要先测算出上海法院系统法官的办案工作量,再推算出上海法院系统审判工作需要的法官数量总额,还要考虑各个法院的实际情况,才能最终确定相对合理的法官员额。

法官办案工作量计算一直是个难题。有的案子案情单一,很快就能结案;有的案情复杂,牵扯面广,法官要投入很大的精力处理。仅仅以案件数来计算、分析法官们的工作量,并由此确定法官员额,显然不科学。

邹碧华带领课题组设计了案件权重系数,计算一件案子的工作量要以案由和审理程序为基础,综合考量4个指标:庭审时间、笔录字数、审理天数、法律文书字数。不完全具备这4个要素的,设定固定系数;除这4个要素之外,具备增加办理工作量的案件,则在基本系数基础上再增加浮动系数。

上海高院以201312月底为基准时间点,对受理案件情况、人员情况依托大数据进行分析,依据案件权重以及今后案件的发展趋势等数据,科学测算出33%这样一个法官员额比例。

好中选优怎么遴选

人员分类管理是此轮上海司法体制改革的最大亮点,也是最大难点。

谁能进33%的员额?上海没有采取论资排辈的传统管理方式,在审判员和助理审判员之间切一刀,而是设计了一套完善的公开遴选机制。

要入围,必须经过申请报名、法官岗位承诺、入额基本条件审查、业绩考核、入额考试、审委会面试、上海市法官遴选(惩戒)委员会投票表决、党组审议以及公示九个步骤筛选。

上海二中院审判监督庭法官王亚勤,今年51岁,1985年进入法院工作后一直在办案一线。2008年调到审监庭,从事案件检察工作,是监督法官的法官。但因为近5年没有承办案件,根据法官入额规定,5年没有承办案件的审判员必须与助审员一样,除了业绩考核,也要专业考试。王亚勤和年轻的助理审判员们一样参加了首批入额考试,成为其中职级最高、年龄最大的考生,并顺利通过了考试。

20141213日,上海成立了全国首个省级法官、检察官遴选(惩戒)委员会,负责全面考察法官、检察官参选人选的各方面表现和业绩,从专业角度提出遴选建议。

经上海市法官遴选(惩戒)委员会确认或遴选,初步完成了四家先行试点单位人员的分类定岗,首批入额法官比例为27.7%,其中审判员404名,助理审判员127名。没有用足33%员额,为的是给年轻人留下晋升空间。

案多人少如何解决?

法官员额从原来的49%压缩到33%,法官人数在减少,但案件量却逐年递增,有的基层法院案件每年增长率超过10%,如何解决案多人少的尖锐矛盾?

除了改革审判权力运行机制,提升办案质效,上海司法体制改革方案中提出了法官助理的概念。让法官从繁杂琐碎的事务中解脱出来,专心办案。201495日,上海法院首次任命了231名法官助理。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将43名法官助理全部编入专业合议庭,明确其组织庭前证据交换、草拟法律文书等14项具体工作职责。2014年全年,在法官助理辅助下,办案法官人均结案245.52件,增幅45.22%

尽管如此,司法辅助人员配套机制的建设仍需尽快完善。

4家试点法院法官助理和主审法官配比大约在1112,也有的是一个合议庭配一个法官助理。我们原来的书记员这一次成为法官助理,但因为没引进新的书记员,他还得兼做书记员的活儿。卢薇薇说。

卢薇薇是上海二中院民二庭一名主审法官,她的合议庭3位法官,每年人均案件量100件,80%案件要开庭审理。

现在我们每个人手上都有没有审结的案子近60件,几乎是去年同期的一倍,目前还不停有新案子进来。卢薇薇说。

卢薇薇担心的是,实现立案登记制之后,案件量会激增。54日,实行立案登记制后的首个工作日,上海法院当天共登记立案2866件,其中当场立案2556件,较此前平均每天收案数上升14.72%

但是,要增加法官助理配比很难,因为司法辅助人员的员额也仅52%能否提高诉前调解量,一些书记员的工作能否外包?卢薇薇问。

案件数量增长的压力从基层法院传导到卢薇薇所在的中级法院,可能还需要一个过程。其间,如何在司法辅助人员员额固定情况下为法官们减负,需要更多改革新思路。

法官如何责权利相当?

今年423日,上海在全面推进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会议上公布了入额法官、检察官薪酬调整水平——暂时按高于普通公务员43%的比例安排,并向一线办案法官、检察官倾斜。并且,今后法官薪酬标准将与行政职级脱钩,与法官等级挂钩。

消息一出,立刻引发舆论聚焦。

薪酬提高当然是对我们职业的认可和鼓励。但如果了解到上海法官原有工资水准,以及我们的工作压力,外界大约就不会有太多惊讶了。卢薇薇说。

一个行业能不能留住人才,就看整个社会对这个行业是不是重视。所谓重视,体现于两个方面:一是荣誉,二是经济待遇。华东政法大学校长何勤华认为,和承担的责任与压力相比,法官没有达到应有的社会地位、荣誉和报酬。

改革后,卢薇薇作为主审法官,身上的担子重了很多。

据统计,20144月至12月,上海二中院改革试点期间受理并已审结的案件中,由合议庭评议后处理的案件占97.46%,绝大部分案件直接由合议庭依法自主独立处理。

议庭有权,也有责。根据上海市二中院《关于案件差错和违法审判责任追究的若干规定(试行)》,因实体问题导致错案的,合议庭那个三人中,主审法官、承办法官和参审法官按照442的比例承担责任;主审法官同时担任承办法官的,将与另外两名参审法官,按照622的比例担责。

我的责任相对要重一些,但是,当合议庭内部有分歧时,我也只有一票。卢薇薇说,当然,我可以提请将案子递交给主审法官联席会议、专业法官会议、审委会讨论,这大概是我作为主审法官惟一的特权

在卢薇薇看来,要调动法官的积极性,需要责、权、利统一。目前,司法体制改革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但仍然需要法院外部更多的理解和支持,在全社会确立尊重司法的理念。





文章编辑:admin【关闭窗口